偷香小说网 > 揽月赤流瑶 > 第二十六章 告别

第二十六章 告别


  一大早顾涟漪就怒气冲冲的去找顾孝旗,想到方才去给母后请安,说想见?#24066;鄭?#34987;母后说了一通,就止不住的怒火。刚走到甘露殿门前,就看到海棠从里面出来,海棠见到顾涟漪,依旧淡淡的,她微微行礼便离开,仿若昨天?#35009;?#37117;没有发生。她没有跟顾涟漪说话,气的顾涟漪在后面跺着脚,?#27490;?#36947;:“真是倒霉,才被母后说了一通,她居然还无?#28216;遥?#36825;个狐媚妖精。”在这里她不敢为难海棠,毕竟这是在甘露殿前,她再任性,基本的分寸还是知道的。白了一眼海棠,也不及通传便直接进去。

  顾涟漪抬头望去,看到顾孝旗靠坐着扶额,表情凝重,不知在想?#35009;矗?#31455;?#34892;?#20837;神。顾涟漪轻声踱步的靠近,一旁的福德海刚想知会皇上,顾涟漪立刻把?#20804;?#25918;在嘴上,示意福德海别出声,接着“啊”的一声,吓得顾孝旗心里咯噔一下,惊慌失措的睁开眼睛。

  顾孝旗板着脸,刚想发怒,转眼看到吓自己的人是顾涟漪后,便一脸倦意的责备道:“你是想吓死父皇吗?”

  顾涟漪娇滴滴的道:“儿臣?#27597;?#21834;,儿臣就是想父皇了就来看看父皇嘛,见父皇也不知道在想些?#35009;矗?#37117;没注意到儿臣,所以才想着?#33050;?#19968;下父皇嘛。。”

  顾孝旗轻轻叹了口气,微微摇着头道:“你这?#23601;?#24819;?#35009;矗?#29238;皇还会不知道,?#30475;?#21482;要你母后说了你几句,你就来找父皇。”

  顾涟漪扯扯衣袖,扭捏着道:“儿臣想去见见?#24066;鄭?#27597;后非不让,还凶了儿臣。儿臣只是想?#24066;?#20102;嘛。父皇,你就让儿臣看看?#24066;?#22909;不好嘛?”

  顾孝旗直接拒绝,道:“如果是这件事,你就不必再提了。你退下吧,朕还?#34892;?#22810;奏折要批。”

  “可是父皇……”

  “退下。”

  顾涟漪不死心的还想争取下,还未说完便被顾孝旗不由分说的制止住,顾涟漪见顾孝旗表情不悦,拿起奏折,不再看自?#28023;?#20415;不敢多言?#35009;矗?#22104;着嘴,一跺脚,又气呼呼的离开。

  顾孝旗抬眼望了望顾涟漪,见她?#20011;?#31163;开,便放下奏折,想到方才海棠来见自己说的事,再次表情凝重,他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20102;及?#26188;,道:“唤路丰过来。”

  太子行宫前,海棠拿着皇上的令牌,深深吸了口气,便抬脚迈过门槛。还未走到顾临安寝宫门前,便远远看到看到一个宫娥端着一个托盘从太子寝宫出来,她快走了几步,拦住她,望?#25490;棠?#26410;动的食物道:“这是太子的早膳?”

  宫娥低着头,如实道:“回郡主,殿下从昨日一直不愿进食,也不?#25954;?#27700;。”

  海棠蹙了蹙眉,双眸黯淡的接过宫娥手中的托盘,道:“交给我吧。”海棠端着托盘的手紧了紧,便向着寝宫的方向走去。

  顾临安倚在窗前望着窗外,察觉脚步声,头也不回的语气颇有怒意的道:“拿走,再拿来,本王就治你的罪。”

  海棠轻笑一声,道:“怎么,才一日不见,温润儒雅的太子殿下就不见了,那殿下要治我?#35009;?#32618;呢?”顾临?#35009;?#22836;挑了挑,这个声音他再熟悉不过,他满脸惊喜的想要回过身,却在转身的瞬间又止住了身体,他平静了一下心绪,才试探性的道:“你怎么来了?”

  海棠?#39318;?#35821;气轻松的道:?#30333;?#28982;是来见你,你要一直?#25199;?#30528;我吗?”

  顾临?#35009;?#30528;嘴缓缓转过身。海棠心里一紧,只不过一日,却仿佛隔了很久,顾临安看起来很疲倦,因为一夜未眠,眼下?#34892;?#27867;青,就连唇周也泛起隐约的胡渣,原本清?#22909;?#20142;的眼睛,此刻看起来黯淡无光,海?#27597;?#24537;转移视线,心里作痛,这么注重形象的顾临安,却是任由自己这般模样,她道:“听宫娥说,你一直未进食,过来,我陪你一起吃。”海棠冲着顾临安招招手。

  顾临安迟迟?#20174;?#21160;作,海棠再次招招手,才慢慢走去,只是每走近一步,他便多一分心痛,看着海棠故意挤出的笑容,他恨自己的无能,虽贵为太子,却连让自己心爱的女子开颜笑都做不到。

  海棠拍了拍身边的座椅,顾临安很顺从的坐下,她道:“这些都是你爱吃的,还有余?#21462;!?#35828;完便拿起筷子夹起一块红豆糕放在顾临安嘴边,顾临安只是目不转睛的望着海棠,却没有张口。海棠忽然轻声“啊”了一声,道:?#23433;?#23545;,还是喝点粥吧,肚子里空空的还是先喝粥的好。”海棠放下筷子,端起碗,舀了一勺粥,再送向顾临安嘴边。

  顾临安依旧望着海棠,没有动作,海棠故意道:“快些喝,我的手都要酸了。”顾临安果然低下头,喝了下去,海棠看着顾临安,眼里不自主的泛起了泪水,海棠又舀了一勺,顾临安乖乖的喝下,两人都没有再言语,只有海棠一勺勺的喂着顾临安喝粥。终于见底了,海棠掏出手帕,帮顾临安擦拭着嘴角的?#20982;眨?#36947;:“无论如何,都不要伤害自己。”

  顾临安忽然道:“对不起,海棠。”

  海棠的手顿了顿,笑着道:“你?#28216;从?#23545;不起我。”

  顾临安不敢再直视海棠,神情失落的垂着头道:“你是来劝我的吗?”

  海棠望着门外的天空,轻声道:?#23433;?#26159;,我是来告诉你,明日,我便要离宫了。”顾临?#35009;偷?#19968;抬头,瞳孔放大,嘴唇微颤着,海棠转头看着顾临安,心里悲痛着,她浅笑道:“我想走前见你?#24187;妗!?br />
  顾临安头垂的?#20599;偷模?#28023;棠看不到他的表情,良久,才听到他道:“离宫?”声音颤抖,嘶哑。

  “是的,我?#20011;?#22863;请了皇上,皇上也应允了,你知道的,我本就?#30343;?#20110;这里,在宫里的这些日子,幸好身边有姑母,有你。我曾经也想过这一生就这样在宫中,平平淡淡的终老也不错。可是,广陵城一行,改变了我的想法。在那里我似是看到了那些?#39029;?#23553;记忆中的零碎片段,充满了很多的未知与迷惑。那些零碎的记忆,与母亲跟我说的没有一点融合处,我在想母亲是不是瞒了我?#35009;?#20107;情,她是不是不想我想起过往的事。我现在?#20011;?#25214;到我想做的事了,我想去寻找我失去的过往,我知道你一定会支持我的对不对?”

  顾临安脑中嗡?#35828;模?#20182;只能听到海棠在她耳边说着话,可是说的?#35009;矗?#20182;却?#35009;?#37117;记不住,他满脑子都是她要离宫了,她要离宫了,她终是要离开自己了,他一直低着头,不敢抬头。忽然他感觉到,脸上传来温热的触觉,他缓缓抬起头,是海棠在轻轻抚摸着自己的脸庞,他伸出手,轻轻攥着海棠的手,凝望着自己掌心的手,他苦笑了一声,不知是说给自己听,还是说给海棠听,他道:“其实在广陵的时候我便知道,总有一天你会离开,我只是没想到会这般快。”他叹了口气,继续道:“无论你做?#35009;矗?#25105;都会尊重你,这次……我依然会尊重你,支持你。”

  海棠笑着道:“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吗?”

  顾临安抬眸,望着海棠,眉眼含笑道:“记得,在开满海棠花的树林里。”

  海棠忆起了初遇时的情景,嘴角轻扬,莞尔一笑道:“真快,转眼?#20011;?#20116;年了,我也?#20011;?#19981;是?#32972;?#37027;个小?#23194;?#20102;,你也?#20011;?#34581;变成成熟稳重,足够兑现誓言的人了,我们都到了对自己人生负责的时候了。”

  顾临?#35009;?#26377;言语,他眼帘跳动了下,双眸一沉。

  海棠继续道:“三年前我们许的?#31119;?#20320;还记得吗?”

  顾临安脑海里回想起三年前的情?#21834;?br />
  那是个夜晚,顾临安与海棠坐在屋檐上,月亮又大又明亮,仿若一伸手,就能摸到。忽然一道流星划过,海棠扯住顾临安的袖子开心的道:“是流星,快许愿。”说完便闭上眼睛虔诚许?#31119;?#39038;临安看着海棠开心的容颜,嘴角含笑的闭上眼睛。

  海棠睁开双眼一脸激动的道:“临安,你刚刚许了?#35009;叢福俊?br />
  顾临安笑道:“愿望不是说出来就不灵了吗?”

  海棠噢了一声,?#24895;?#22833;落,她道:“我方才祈?#31119;?#26377;朝一日,可以追?#30333;?#24049;心中所想,自己想过的生活。”

  顾临安心中微微一惊,原来海棠并不?#19981;?#23467;中的生活,心里不禁多了一丝惆怅。

  海棠道:“我都告诉你了,你也告诉?#36965;?#25105;替你保密,我们一起努力。”

  顾临安轻声咳了一声,道:“我嘛,就是做个好的君主,造福百姓,流传千古。”

  顾临安缓过神的时候,海棠正一脸笑意的望着自?#28023;?#39038;临安无奈一笑,道:“我知道了,你放心。”顾临安抬起手,想要如以往?#21069;?#25545;揉海棠的头,却定格在半空,随即拍了拍海棠的肩膀道:“我让流光送你去。”

  海棠依旧一副笑颜,道:?#23433;?#29992;了,紫彤会陪着我一起去,皇上也?#20011;?#26377;了安排,你不用担心。”顾临安却是心里如撕裂般疼痛,自己竟?#34892;?#32673;慕起紫彤来,至少紫彤可以陪着海棠做她想做的事,可以一直陪在她的身边,良久,顾临安沉声道:“你要照顾好自己。”

  海棠抽出顾临安一直握在掌心的手道:“你也是,多保重。”说完便起身离开,没有一丝犹豫,跨过门槛的瞬间再也笑不出来,强忍了那么久的泪水再也忍不住了,夺眶而出。

  顾临安望着自己空荡荡的掌心,这里方才还能感觉到海棠的?#38706;取?#39038;临安回眸望去,等到海棠的身影再也看不到的时候,顾临安忽然扶住胸口,眼神空洞的望着前方,眼前渐渐浮现与海棠初遇时的场景,海棠望着海棠花微笑着道:“?#21307;?#28023;棠,母亲生我时,海棠花开的正盛。”顾临安苦笑着,眼角滑过一滴泪,他呢喃着:“你可知,流星那夜,我许的,是永远守护你。”

  顾临安放生大笑,忽然神色一变,那双无神空洞的眼睛此刻竟显锋芒,他冲着门外大声喊道:“来人,拿酒。通知皇上,说本王…同意完婚。”


  (http://www.ojoev.club/xs/69/69384/8687933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ojoev.club。偷香小说网?#21482;?#29256;阅读网址:m.touxiang.la
野生熊猫APP下载
大学校园赚钱的店面 无人深空怎么赚钱最快 养殖竹鼠能不能赚钱 西树泡芙加盟赚钱吗 赚钱快无押金的方法 做装修工真的赚钱 包土方工程赚钱吗 高中学校里面开个洗衣房赚钱吗 美思康宸赚钱 嫁接核桃赚钱 不应该以赚钱为目的创业 看手机赚钱的项目 网sm绳艺视频赚钱吗 安哥拉船员赚钱吗 在家用快手卖衣服能不能赚钱 网店卖首饰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