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小说网 > 揽月赤流瑶 > 第二十七章 离宫

第二十七章 离宫


  夜,天空下起沥沥细雨,明日便要离宫了。

  海棠心里有丝不安、有丝惆怅、有丝伤感,辗转反侧睡不着,索性出去再看一眼这个待了几年之久的地方吧。

  外面?#34892;?#20937;意,海棠紧了紧衣衫,撑起雨伞便隐入雨?#23567;?br />
  雨夜走在宫中也不是没有经历过,可是却?#28216;?#20180;细好好观望过,雨夜的大明宫别有一番韵味,海棠一路走来,手指划过花瓣上、树干上、城墙上,她漫无目的的走着,没有想过刻意要去到哪里,可是当脚步停下时,却看到了已经开满果实的海棠树。海棠浅笑,脚可以不听使,心却出卖不了自己。

  海棠心想既然已经到了,那便再看一眼吧。正当自己准备进树林时,却忽然看到有人影?#20937;?#28023;棠匆匆躲在一旁探去,心里一紧,是顾临安。雨落在他的身上,湿了他的发、他的衣衫、他的心。顾临安自腰间取出一物,海棠微微思索下,她认出,那是顾临安一直别在腰间的豹面配饰。再看去时,那豹面配饰在顾临安手上亦然变成了一把长剑。顾临?#19981;?#36215;长剑,在雨?#23567;?#22312;海棠花的树林里起舞,一招一式如行云流水般,?#20174;?#20805;满了凌厉之势,海棠惊讶,她从不知道顾临?#19981;?#27494;功,他的身边一直有祝南风、流光这样的高手在,从来不需要他亲自动武,海棠苦笑了一下,自己竟?#28216;?#23519;觉,她以为自己很了解顾临安,现在想想却是自以为了解罢了。待顾临安一套剑法下来,一颗海棠花果实恰好落在了剑上,顾临?#19981;?#21073;,拿起那颗果实,放在鼻尖闻了下,接着便咬了一口,酸涩,顾临?#35009;?#38388;皱了下,随即苦笑道:“这果实真是像极了我?#24688;!?br />
  顾临安离开的时候,海棠隐在黑暗处,望着顾临安被雨打湿的背影,海棠用力的咬了咬嘴?#21073;?#31469;力控制着自己的心里的冲动,她真的很想抱着前面的人,可是……海棠双眸布满了一层雾水,只能泪眼婆娑的望着远去的身影。

  顾临安似是察觉到有人在注视自己一般,?#20599;?#22238;头张望,看到的只是清冷的路,却空无一人,他自嘲的一笑,道:“顾临安,你是真的失去了她。”

  翌日

  海棠跪在含象殿前已经很久了,身边的姝离一脸不安的道:“郡主,娘娘说了不想见您,您这样又是何苦呢。”

  海棠淡淡一笑道:“?#22836;?#23005;离姐姐再通报一次。”

  姝离无奈的再去通报,片刻,姝离回来,再?#25105;?#25671;头。这时紫彤牵着康儿出现,对着海棠道:“小姐,咱们该动身了。”

  海棠抬头望了望天,叹了口气道:“姝离,以后拜?#24515;?#29031;顾好姑母,海棠感恩不尽。”

  姝离回道:“郡主请放心,这是奴婢分内之事,自?#26412;?#21147;。”

  海棠笑着点点头,接着便冲着萱妃娘娘寝宫的方向叩了三个头后便缓缓起身,可是身体却因为跪的时间久了,?#34892;?#40635;木,姝离立刻扶住,道:“郡主保重身体。”

  紫彤赶忙上前扶住海棠,康儿这小?#19968;?#20063;立刻小跑着来,拉起海棠的手,软软糯糯道:“姐姐,我要也扶你。”海棠低头,看着康儿小小的人,心里暖暖的,康儿真是乖巧懂事。

  走了还没一会,紫彤却忽然问道:“小姐,我们就要走了,你会怀念这里吗?”

  听闻紫彤的话,海棠身子忽然停顿了一下,她没有言语,只是回头再次张望了下这个虽然只是住了短短几年,却可以算是?#24615;?#20102;自己或许半个人生的地方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紫彤这丫头冰雪聪慧,很知趣的没有再问,她扶着这个对自己异常重要的人,缓缓前行,她不需要去考虑太多,她只需要知道,有海棠在的地方,便是自己去的地方就够了。

  宫门外,一个小太监不停的踱着步,神情看似?#34892;?#32039;张,看到海棠他们出现,他快?#33050;?#36807;去,道:“小姐,东西奴才都准备好了,我们即刻就可以出发了。”

  海棠疑惑的望了一眼这个小太监,道:“我们?”

  小太监眼神坚定的道:“对,我?#24688;!?br />
  海棠再?#25105;?#24785;的望了他一眼,小太监立刻俯身道:“奴才也要跟随小姐走。”

  海棠确实一怔,她担忧的道:“小方子,你在说?#35009;矗?#20320;可知,你若是随我走,你会面临?#35009;矗俊?br />
  小方子沉声道:“奴才知道。”

  海棠?#34892;┘鼻?#36947;:“你听我的,去找太子,他定会妥善安置你,不会苦了你,外面的生活,会给你带来很大的困扰,留在宫中?#38405;?#26469;说,是最好的选择。”

  小方子叩首道:“奴才的命是小姐救得,奴才到死都不会忘,只是一些闲言碎语罢了,奴才不在乎。”

  这时紫彤轻拽了下海棠的衣袖,在海棠耳边轻声道:“小姐,是紫彤昨日告诉小方子的,咱们就带着小方子一起走吧,您总说咱们是一家人,若是少了一人,便不叫做一家人了,昨夜里小方子都哭了一夜,小姐,咱们就一起走吧。”

  海棠以为她考虑的已经很周全了,这会听紫彤这么一说,才发现自己所谓的周全,在他们眼中却是一种疏远,她还是忧心的道:“可是,小方子……”

  海棠话还未说完,小方子便道:“奴才心意已决,若是小姐不带奴才走,奴才就长跪不起,跪死在这,奴才这生誓死跟随小姐,小姐不在了,奴才也只是个躯壳罢了。”

  海棠无奈的笑了笑,道:“你们啊,一个两个都是这样,让我拿你们怎?#31383;?#25165;好,快起?#31383;伞!?br />
  小方子瞬间抬起头,眉开眼笑的望着海棠道:“小姐是答应带?#25490;?#25165;了吗?”

  海棠这才看到到小方子红肿着又布满血丝的眼睛,她点点头,道:“是,我们一起走。”

  小方子立刻欢快的起身,满脸笑意,口中不停道:“太好了,太好了,我们又可以在一起了。”紫彤一下子敲在小方子头上道:“还不快谢谢你姐姐?#36965;?#33509;不是?#36965;?#23567;姐哪会同意带着你,快谢谢姐姐。”

  小方子却是轻哼了一声,道:“就你还姐姐,我可是比你大几个月呢,你怎么能是姐姐,再说,是小姐舍不得奴才,跟你有啥关?#25285;?#20320;少嘚瑟。”

  看着眼前吵吵闹闹的两人,海棠轻笑出声,两人这才?#20174;?#36807;来,尴尬的笑着,忽然两人眼前出现一只手,是海棠伸出的手,两人互相对视了一眼,笑着便把手摞在一起,接着上方出现一只小小的手,三人同时望着这个小手的主人,四人一起笑了起来,海棠道:“从今以后,我们四人便相依为命。”

  四人相视而笑,这一刻显得无?#26085;?#36149;。忽然小方子忽然想起了?#35009;矗?#19968;拍大腿道:“哎?#21073;?#24536;了。”

  海棠道:“何事?”

  小方子转过身,手一指,海棠顺着小方子的方向看去,却见不远处的马车旁,站着一个男子,自己方才只顾着小方子竟没有注意到。

  海棠几人向着马车的方向走去,小方子跑的快些,立马引着那人向前,道:“小姐,这位是路丰,是皇上?#20260;?#19968;路护送我们去广陵。”

  路丰作揖道:“路丰见过郡主,长安距广陵城路途遥远,皇上恐有危险,特派属下一路护送。”。

  海棠瞧他一副忠良样,颇?#34892;?#33521;雄气概,转念想到这一路确实?#34892;?#36317;离,就是不替自己想,也要替紫彤他们着想,便没有推辞道:“那就有劳了。”

  马?#21040;?#28176;驶离,海棠掀起窗?#20445;?#25506;出半个身子,看着越来越远的大明宫,?#19997;?#24515;里无法平静,明明出发前告诉自己不可感情用事,可是谁又能真正控制的住呢。忽然,海棠看到,远处的天空上,一个风筝在随风飘曳,她识得那个风筝,正是自己那年在海棠树林里拾起的那个,她再也控制不住,泪如雨下,她想到,从此我们便山水不相逢,相忘于江湖了吧。

  风筝的另一端,顾临安遥望着上空的风筝,满眼的不舍,他看着越飘越远的风筝,低声轻语道:?#32610;?#37325;。”

  金陵城凤栖莊的门前停着几辆马?#25285;?#27599;辆马车上都拴着几口大箱子,马车的上方插着一个旗子,上面绣有凤凰纹样,每辆车又旁站着几个身高马大着黑衫的汉子。

  凤栖莊门前,凤夫人一脸忧心忡忡的看着马车前方的凤子秋道:“秋儿,这趟镖,让猷郎带人去便可,你这身子怎能吃得消?”

  凤子秋道:“娘,孩儿没事,您放心。”

  “可是……”

  ?#26263;?#36824;在生我的气,我不努力些怎么?#23567;!?br />
  一旁的凤猷?#38378;?#24537;道:“夫人您放心,?#19968;?#19968;路照顾好公子的,药,属下都有带着。”

  凤子秋轻轻抱了下凤夫人,接着在凤夫?#35828;?#32937;膀上拍了拍,便松开了风夫人一跃?#19979;恚?#29301;起马缰,双腿一用力,道:“驾!”。身后的马车立刻跟上,凤猷郎冲着凤夫?#35828;?#28857;头,也跟着上了马离开。

  凤夫人在身后望着凤子秋,满脸的不安,受了那么多下的戒尺,那么重的内伤,怎么就不听话。

  长安,这趟镖的目的地是长安。

  凤子秋在此之前?#28216;?#20146;自带过镖,一般都是各个分堂自主行动,这次的镖是送去长安宫中的贡品,因为事关重大,所以才委托凤栖莊护?#20572;?#26412;是凤猷郎负责,只是凤猷郎在给自己上药时随口说道这趟镖的目的地是长安时,他再也坐不住了,哪里还管的着身上的疼痛,他强撑着身子,要亲自去?#20572;?#21482;是为了可以靠近心系之人近一些,看一看她生活过得地方。

  凤子秋眼神阴沉着,?#20174;稚了?#30528;炙热的光,哪怕只是一步,只要能离你近一些,便满足。


  (http://www.ojoev.club/xs/69/69384/86842579.html)


 请?#20146;?#26412;书首发域名:www.ojoev.club。偷香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ouxiang.la
野生熊猫APP下载
官方 舟山星空棋牌免费下载 有人给了我一个二维码说带我赚钱 山东群英会开奖查询走势图采乐乐 丰禾棋牌备用网址 2005年福彩中奖号码! 新浪棋牌中心官网 时时彩012路计划软件 手机棋牌游戏换现金 合买中大奖的事情 981游戏大厅手机版 012路红球尾 kk盘锦麻将下载 河内五分彩走势图 车险业务员赚钱吗 北京赛车pk10计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