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小说网 > 士女成凰 > 第003章 情郎

第003章 情郎

  夜已深,初春的寒风吹到身上还略有寒意,夜幕之?#34892;?#23376;疏淡,但那一轮明月却是格外皎洁。

  秋实长叹了口气,看着手中所端着的茶碗,似有不忍,在门前踌躇了片刻,方才打开房门,走了进去,但见春华已然躺在一张胡床上安睡,便近?#20102;?#21069;站了一刻。

  这一刻房间里格外安静,静得可以听到春华呼吸的声音,绵长中带着些许紧张的局促。

  秋实放下茶碗后,便道:“春华,我知你并没有睡着,?#36824;?#20320;想不想听,有句话我一定要?#38405;?#35828;,

  我们两家世代为谢家之奴,你我能被郎主选?#26657;?#20570;了郎君的贴身丫鬟,那是我们几生修来的福气,你且珍惜,万不可做出?#35009;?#20667;事……。”

  说完之后,见春华还是没有动,便拾了一张帏席,在另一侧的小塌上入睡。

  虽合衣?#19978;攏?#20294;秋实并没有睡意,耳边甚至能很清楚的听到胡床上春华碾转?#24202;?#30340;细碎声响,大约过了半个时辰之后,便有细微的掀被声、下塌声、脚步声以及开门声传来。

  这一连串的动作,可以说春华做得极其的小心,但对于本来就是防范之心的秋?#36947;?#35828;,却是过于清晰可闻了。

  秋实不由得将手指攥紧,待那最后的掩门声过去之后,才悄然起身,跟着春华的身影追了上去。

  这里是吴兴郡中一处极为有名的客栈——醉月客栈,乃郡中以雄豪闻名乡里的吴兴沈氏所?#26657;?#27784;家自东晋起就以家财雄厚和?#30475;?#30340;武?#23433;?#26354;而冠于江东,乃是当地的一大强宗,后至南北朝时期,以寒门出身的刘裕篡位登上帝位后,便大肆提拔中下等士族以及寒门,吴兴沈氏便借此机会逐渐走进了南朝的政冶?#34892;模?#24320;始执掌潘镇兵权。

  如今沈家已?#28216;?#23447;豪强进入士族之?#26657;?#20854;名虽不可与“王、谢、袁、萧”四大过江侨姓相比,但在整个南梁江东也算是数一数二的名门了。

  自然沈家最令人倾羡的便是它所拥有的财富,不仅整个吴兴郡武康县都归他们所?#26657;?#20415;是江东其他各地都皆有其田产或林铺,所以沈家豪阔也是出了名的,

  而这家醉月客栈便是沈家以千金豪资所建起来的,其间五步一阁,十步一亭,内有曲折游廊,迂回婉转,青山碧水,相映成趣,实可称得上一个世外?#20197;礎?br />
  但也是一个极好藏?#35828;?#22909;地方。

  秋实悄然跟了春华甚久,直到一处雕甍绣槛,飞楼插空后的山坳密林处,方才见那春华停下脚步不再往前走,而是四处张望起来。

  见她目光寻来,秋实立刻闪身匍匐而下,躲在了一颗芭蕉树后,再探头时,竟见一道人影自林中走了出来,那人身着一袭墨?#36538;?#30340;锦袍,腰间隐约可见挂着?#24187;?#33721;润的白色玲珑玉佩,夜间?#20102;?#30528;晶莹皎洁的光芒。

  她看不清那男?#35828;?#33080;,却也?#23545;?#30340;感觉到一种与身俱来的贵气自他身?#20185;?#21457;出来,原还想着春华与这个男人见面到底要做?#35009;矗?#25509;下来的一幕却是令她错愕得差点惊呼出声。

  只见那春华话还未说上一句,就朝着男人身上扑了过去,两人便?#36824;懿还说?#22312;这小树林中卿卿我我起来。

  至于那唇齿间的密语,她自然是听不见的,秋实实在是觉得羞臊,别过头踌躇了一刻便干脆离去,谁知刚一起身,被一斜溢过来的树枝差点绊倒,这点响动很快便也引起了那个男?#35828;?#27880;意。

  “是谁?”

  当听到男人声音时,秋实?#25351;?#32039;捂紧了嘴,身子朝一旁?#37027;?#25386;去,这时,一只手伸来,抓了她手腕便迅速的跃进了夜色里。

  待那男人出来看时,便已不见秋实身影。

  “萧郎,怎么了?”

  春华也急急的揽了凌乱的衣衫,跟过来问。

  男人没有回答,而是慢条厮理的将地上的衣袍拾起,披上后,反问:“你可有将那药喂给你家女郎服下?”

  春华似?#34892;?#24813;然的摇头:“还未,女郎昏睡了三日,今日醒后颇?#34892;?#22855;怪,她待我的态?#20154;?#19982;从前?#34892;?#19981;一样了。”

  “有?#35009;?#19981;一样?”男人再问。

  春华便将谢陵对她说过的那一番话全部重述了一遍,男人听罢?#25104;?#22823;变:“你说,她特意警告你,她不?#19981;?#26377;人在她背后偷偷摸摸行鬼崇之事?”

  “是。”春华点头,“萧郎,你说女郎她是不是开始怀疑我了?她若是真对我起了疑心,那我以后在谢家……萧郎,你说会纳我为贵妾,可是当真?”

  问这话时,春华没有注意到男?#35828;牧成?#38452;得极为可怕,可转瞬,男人又极温柔的抚了抚她的脸颊,含笑道:“自然当真,?#36824;?#23601;算她已起了疑心,你还是要留在她的身边,此次不成,我们以后还有机会。”

  “萧郎之意是,那碗茶水,我必须要让女郎服下?”

  “是,而且必须是在她?#36877;?#30340;时候,让她心甘情愿的服下,否则这药就不灵了。”

  春华?#34892;?#29369;豫不决,男人又轻拍了她肩膀,安抚道:“好了,待事成之后,我娶了你家女郎,自然会纳你为贵妾。”

  春华的面色又一赧,不知是欣喜多于忧愁,还是旁的,双手很是不安的绞了绞衣袖,这时,男人又在她耳边呢喃了一句:“怎么,你不信?#36965;俊?#37027;扑面而来的温热气息?#33267;?#24471;她一颗芳心噗通?#30887;?#36215;来,所有的不安?#20599;?#24551;都抛至了脑后。

  “自然不……不是的,只要萧郎不伤害我家女郎,春华便愿意等。”

  “你倒是很关心你家女郎。”男人笑谑了一句,道,“我只是想娶她,与他们谢家联姻,自然不会去伤害她。”

  春华这才赧然羞涩的一笑,?#39740;?#31449;了半响,小声道:“那我便回去了。女郎说明早辰时,我们便要赶往建康了。”

  “好。”

  在听到男?#35828;?#26580;声回答后,春华似觉心满意足,做这一切都是值得的,恋恋不舍的道别之后,便向着她所住的客栈房间走去。

  只是她没想到,这一切都已落在了另两个?#35828;?#30524;里。

  ?#21561;?#26149;华一副春心荡漾之态,秋实气得直咬牙,恨不得奔上去狠狠的掴她一巴掌,却让她身边的一护卫给阻止了。

  这护卫是谢家留给女郎的部曲,名叫凌夜,平日无多言语,只在女郎需要他的时候,才会出现。

  秋实便问:“是郎君叫你来的,她知道春华……”后面的话实是难以启齿,说到一半便住了嘴。

  凌夜点头。

  秋实便觉她所报的最后?#20976;?#24076;望也已扑灭,原来春华真的背叛了女郎,还与男人私会苟?#36965;?#21407;来……女郎早已知道了这一?#23567;?br />
  所以便是这最后的一?#20301;?#20250;也已是女郎所能忍的极限了吧。

  想到从小一起长大的情份,心中到?#23376;行?#19981;舍,又?#34892;?#24680;铁不成钢,秋实便道:“你去回了郎君吧!此事我定会办好的。”

  凌夜再次点头,离去。

  秋实便回到了属于她和春华的房间,彼时春华已然入房内,也许是没有见到她,也?#34892;?#30097;惑不安的徘徊起来。

  直到门开时,四目相对,?#21561;?#31179;实手中所端着的青釉茶碗,她才似明?#36164;裁矗?#21448;装作不懂的讪笑问:“这么晚了,我夜起时不见你,你去哪里了?”

  秋实笑了笑,没有回答,而是将那盅茶水端?#20102;?#38754;前,道:“这是你?#24613;?#21890;女郎喝下的茶水,现下女郎不需要了,便?#24895;?#25105;赐予你喝,你快喝了吧!”

  春华?#25104;?#19968;变,躲避似的退了一步,含笑摇头道:“不,我也不想喝,女郎现下不想喝,不如先留着,以后还可饮用。”

  “春华,你到现在还执迷不悟,想要拿这蛊虫来害女郎,你实话告诉?#36965;?#20320;刚才去见的那个男人是谁?”

  “你,你胡说些?#35009;矗渴裁?#30007;人?”

  春华连忙别过脸,去整理塌上的被褥,以此转移话题。

  秋实便走到她面前,再道:“只要你说出那个男人是谁,他要你给女郎下蛊是为了?#35009;矗?#25105;或许还可为你向女郎求情。”

  春华的动作一?#20572;?#32039;抿了唇瓣,眼中?#19981;?#36807;一道厉芒,待秋实走近之时,竟是突然从袖口中吐出一把匕首来,刺向了秋实。

  索性秋实也是习过武的,躲闪得快,便避过?#35828;度?#38155;芒,这时,房门大开,又一道厉芒从门外射来,十分精准的将春华手中的匕首打落了下去。

  门前出现了一道人影,这个人正是凌夜。

  春华自知?#35328;?#26080;反抗的可能,如泄了气般委顿在地。

  “女郎已经知道了?”她问。

  “是。”秋实答道,又不解的问,“为?#35009;矗?#25105;百般提醒,只希望你能悔过改过,你还是要背叛郎君?难道郎君待我们还?#36824;?#22909;么?”

  春华便失声苦笑了起来。

  “郎君,她若真是郎君,我便是伺候她一辈子也是无怨无悔,?#19978;?#22905;不是。

  秋实,你也说过,你们两家世代为谢家之奴,直到熬到这一辈,我们才有机会得到主母的重视,当初郎主选中我为郎君的贴身婢女时,你不知道我有多开心,

  我知道这是上天赐给我的机会,只要我好好伺候他,将来为他生下子嗣,我就不必再为奴为婢了。可她偏偏不是……她不是……”

  秋实不禁动容,又觉不可?#23478;椋骸?#23601;是为了这个原因?你便连?#32422;?#30340;名节都?#36824;耍?#31169;会他人,背叛女郎!

  是郎君是女郎又有?#21890;叵担?#25105;们只要尽?#29100;≈遥?#20282;候好女郎,只要女郎过得好,我们不也跟着过得好了吗?”

  “那怎么能一样?秋实,你难道真的?#24066;乃?#20505;她一辈子,或孤?#29616;?#36523;,或是像你的祖祖辈辈一般最终嫁一个谢家的奴?#20572;?#20197;后生的孩子也依然为谢家之奴吗?”

  秋实愕然不语,又听她道,“我自小就生得比别人美貌,母亲便告知?#36965;?#20197;我的姿色,是有机会成为半个主子的,我不?#24066;?#19968;辈?#28216;?#20154;奴婢,哪怕她是谢家嫡长女,我也不愿……”

  言至此,秋实已无语可说,她实是没有想到在春华的心中竟会有如此多的不满和怨恨,原来人与人之间果然是不一样的,母亲没有教过她这些,只是常道做人要安守本份,切不可有过份的贪念,人这一生如能过得平安顺遂便已胜过一?#23567;?br />
  “那好吧!这是你自已选择的道,我?#35009;?#26377;资格道你的不是,?#36824;?#26082;然你选择了这条道,就要承担起它的后果,你可曾有想过你的父亲母亲?”

  春华的?#25104;?#19968;变,?#22270;?#31179;?#21040;?#37027;碗茶水放到了她面前。

  “郎君说再也不想见到你了,如若你?#32422;?#21917;下这碗茶水,许能保你家人不受牵连!”

  说罢,出了房门。

  春华的眸?#26032;?#20986;惊恐之色,旋即也不知是想到?#35009;矗?#21767;角边竟扬起一抹笑意,端起那碗茶水便一口饮了下去。

  站在门外的秋实,不禁潸然落下泪水。

  (http://www.ojoev.club/xs/65/65682/49651653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ojoev.club。偷香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ouxiang.la
野生熊猫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