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小说网 > 士女成凰 > 第007章 品性

第007章 品性

  临贺王萧正德,字公和,原本乃梁武帝六弟萧宏之子,梁帝萧衍年近不惑未得子,便将萧宏之子萧正德过继到了自己名下,

  后萧衍的正妻郗徽逝后,其妾室丁氏也便是后来的丁贵嫔为他生下了第一子,即昭明太子,之后萧衍在雍州起兵,最终取代萧齐而称帝,广纳妃宾,甚至将前齐东昏候的美人吴淑媛纳入自己的后宫,又陆续生下了七个儿子,

  登上帝位后的萧衍有了自己的亲生儿子后,自然不会将自己辛苦打下来的江山,储君之位交付到养子萧正德手?#26657;?#20415;又将萧正德送还到了其生父萧宏的名下。

  也许是为了弥补对萧正德这个养子的愧疚,萧衍还是给他封了与自己亲生儿子同等级别的亲王封号,然而,萧正德并不会因此而感恩戴德,而是对梁帝这种翻脸无情的行为心生怨恨,而且这种怨恨一直深埋其心底持续到了候景起兵作乱时才轰然爆发。

  候景攻进台城之时,兵马不足八千,而守在台城之外的皇城兵马至少有三十万,便是这个当时被梁帝任命为平北将军,都督京师诸军事的临贺王萧正德竟然与反贼候景勾结,里应外合,亲自派遣十数艘大船,将本被阻隔在长江西岸的候景兵马全部安全的送达到了建康城?#26657;?br />
  之后便造成了建康城二十万士民死于其?#36182;?#19979;的兵灾?#19968;觶?#21518;世之人称之为“候景之乱。”

  原本自晋室南渡于建康后,作为都城的建康一直是衣履风流的?#30343;?#20043;地,江左三千里?#34987;?#20957;聚在此,乌衣子弟,士族的风流,江南女儿般的柔情,这个一直被称为“金陵王气”所在的?#34987;?#37117;城竟然在短短二个月之内便化为人间地狱。

  血汁漂泊,千里绝烟,白骨成聚,如丘陇焉。

  这便是谢陵前世离开建康之时,最后所看到的景象,那些死去的士民因为没有人收尸,堆砌如山,甚至填满了整个?#24093;幀?br />
  而这一切的罪?#28982;?#39318;,便是因为他萧正德。

  因为他的自私贪婪以及对权利的欲望,便让整个建康城的百姓为之付出生命的代价。

  念及此,谢陵不禁将拳头握得极紧,眼中也因为控制不住的情绪而溢出潋滟的光芒,如果可以的话,她甚?#26753;?#19981;得此刻便将萧正德碎尸万段,

  然而她知道现在还不行,以她现在的力量还根本无法与一个?#39318;?#23545;抗,此事还必须徐徐图之。

  “郎君,你怎么了?”一旁的秋实觉察到她眼中极为?#28383;?#30340;情绪变化,不禁问。

  谢陵这才惊觉回神,看向秋实。

  “无事。”她道。

  “郎君,一根发丝与一个不完整的公字,真的能肯定这个男人就一定是临贺王么?会不会这只是春华随意抓来的发丝,随意写下的一个八字?”秋实还是?#34892;?#19981;敢置信。

  她想?#24187;?#30333;的是,一个连皇帝亲生儿子都?#20976;?#30340;王爷,与储君之位那是天遥之隔,他做这些来算计女郎又是为了?#35009;矗?br />
  “是,也许一根发丝与一个不完整的公字并不能有足够的理由来判断此人就是萧正德,但还有一点可以肯定……”

  “是?#35009;矗俊?br />
  “夏候洪以及萧正德的品性。”

  ……

  微暗的密室之?#26657;?#19968;缕光芒打在男子?#25104;希?#20134;照出他神色中的焦急与阴晴不定。

  此时的男子也?#34892;?#19981;敢相信的郁愤:“不过是一根发丝,哪里来这么多弯弯道道,她谢陵凭?#35009;?#23601;认为这婢子所留下的就一定是指向我萧正德的证据?”

  “是,一根发丝,一个不完整的公字,以及?#24187;读?#29649;玉佩的印记,都不能足以让谢陵怀疑到殿下的身上,但是还有一点不可忽?#21360;!?#36825;时的陈硕也接道。

  “是?#35009;矗俊?br />
  “那便是殿下的品性,以及与殿下来往密切的故人夏候洪。”

  夏候洪乃是现任吴兴太守夏侯夔之子,也是曾经与他萧正德一起称霸建康城的同道密友,两人之前在建康城抢人钱财,掠夺民女,无恶不做。

  ?#26263;?#19979;,你今日犯了大错,不该在灭了春华的口之后,便立即?#19978;?#20399;夔来指认谢陵是凶手,这是欲盖?#32456;茫?#31561;于直接告诉谢陵谁是凶手。”

  陈硕的这句话一落,萧正德才?#34892;┗派?#30340;变了?#25104;?br />
  “那这件事情不是你说,可以先给谢陵一个巴掌,让她在名誉受损,受到数人指骂之时,你再去为她?#27492;?#27745;点,证明清白,从而得到她的信任吗?”

  “是,我是这样说过,但是我并没有说过,要让夏候夔这个太守亲自来做此事,这件事情其实随便?#35009;?#20154;来做都可以。”

  萧正德的?#25104;?#39039;时扭曲,似?#34892;?#27668;愤,又似?#34892;?#21487;笑,他咬了咬牙,恨恨的踢翻了摆在面前的一?#20976;?#20960;,大怒道:“春华这个贱婢,孤竟看不出来她还有这般缜密的?#20035;跡?#36830;死了都还要摆孤一道。那你说怎?#31383;歟?#35874;陵若真得知孤的身份,便会对孤加以防备,许还会一状告到我皇伯父那里……不行,我刚?#28216;?#22269;回来,才得到萧衍那老儿的信任,此事绝不能让他知道,既然这谢陵如此棘手不能为我所用,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就在这吴?#19997;?#26432;了她……”

  “不可!”

  话未落音,便听陈?#35835;?#22768;截断,“谢陵若死在这吴?#19997;ぃ?#36825;将是一起大案,谢家必定会告到陛下那里,到时候若是查出乃是殿下所为……”

  “那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叫孤怎?#31383;歟俊?#30007;?#35828;哪?#24515;用尽,?#34892;?#28966;燥的惶恐起来。

  陈硕倒是不急不徐,抬起广袖行了一作揖礼,心平气?#20599;潰骸?#35831;殿下稍安勿躁,此?#38470;?#30001;仆去做即可。”

  “行了行了,那你尽快去将这件事情解决了吧,?#20081;?#21518;可不想寝食难安。”萧正德极不?#22836;?#30340;摆摆手,在陈硕施礼转身欲离去时,又似想起?#35009;矗?#38382;了句,“对了,你刚才提到孤的品性是?#35009;?#24847;思?”

  “陈硕,你是在变向的骂孤品性不良吗?”

  陈硕停顿了一刻,面不?#32435;?#31455;直言道:?#26263;?#19979;的品性殿下自己心知肚明,不过,对于?#23653;?#26469;说,高贵的品性并不是一个帝王所必须具备的条件,古来成?#20599;?#29579;者,如秦皇汉武,哪一个不是手段毒辣的枭雄,仆所在乎的是,殿下是否有凤凰翔于千仞的鸿鹄之志?”

  ……

  萧正德年少之时,就仗着自己的身份喜招聚一些亡命之徒,劫夺财宝,盗掘他人坟墓,因着梁武帝对萧家之人格外的宽容以及放任不管,萧正德甚至?#22812;?#28982;当街抢夺大臣之妻女,即便有人将他的这些罪状告到了梁帝萧衍那里,作为一国之君的萧衍也仅仅只是训斥责骂几句,表面上判了其流放之刑,可就在萧正德行至半途之中时,?#33267;?#21363;宣诏赦免了他所有的罪,将其召回。

  不仅如此,他还禽兽不如的强占自己的亲妹妹长乐公主,

  而那个长乐公主原是她兄长所娶的嫡妻。

  想到此,谢陵不觉心中又开始汹涌彭湃,按现在的时间来算,这件事情应该还没有发生,她自然也不会说出来。

  而听到谢陵提及萧正德为人之时,秋实也是骇然又痛心疾首的出声:“想不到春华竟然是为了这种人而背叛郎君,也不知她在临死之时,是否悔过了,若不?#20976;?#20026;?#20301;?#32473;郎君留下线索。郎君,春华她……”

  “你放心,她是我谢家之仆,她的身契也在我的手?#26657;?#25105;自不会放任她的尸身不管。”

  谢陵说了这一句后,秋实不禁泪盈于眶,忙跪伏于地,向谢陵行稽首大礼道:“郎君以德报怨,秋实代春华谢过郎君。”

  谢陵侧身看了她一眼:“你起?#31383;桑?#25105;们往前的路还要多加小心。”

  秋实闻其言而知其意,忙道:“郎君的意思是,临贺王不会善罢?#24066;?#30340;吗?这一路上,他还会派人来算计郎君。”

  谢陵便是一笑:“恐怕这次就不只是算计了。”

  不?#20976;?#35745;,那会是……

  秋实的?#25104;?#22823;变,抬眼但见谢陵目光沉凝,望向了不远处的深山,烟雨过后的青山有被雨水?#27492;?#21518;的青翠葱郁,白朦朦的雾气弥漫在山坳间,颇有一种“空山新雨,雾锁重城”般不真实的美?#23567;?br />
  “凌夜,将與图给我看看。”她忽地伸手向一旁安静而立的部曲命令道。

  因自小受到谢氏家主的严苛?#30423;罰?#35874;陵不仅诗书五经方面熟读能详,便是连时势政冶,以及军事方面也需有敏税的判断与洞察能力,这亦是谢氏族人一惯以来教导家中子弟的一种方式,自东晋时起便?#26377;?#33267;今,成为一个家族传承所必备的教育方式。

  凌夜闻言,立即从怀中取出一幅舆图来交到了谢陵手?#26657;?#24182;言道:?#25353;游?#20852;至建康,有两条路可行,一条便是水路,经吴郡向北至京口,然后沿着长江溯流向西,最多三日便可到达,

  另有一条便是陆路,沿太湖经?#36877;耍?#28982;后过茅山入丹阳,这条路也算是陆路中最近的一条,行程快的话,应也至少需要四日。”

  可大娘子的及笄之礼也只有三日之期,就算他们马不停蹄,最快也只能在她及笄的当天赶到。

  “这一路上我?#20146;?#30340;也并?#20976;?#36930;吧?”谢陵忽问。

  “是,若非郎君摔下马车,昏迷了三日未醒,不管走哪一条路,时间都是足够的。”凌夜回道。

  “凌夜,你胡说些?#35009;矗?#36825;怎么能怪到郎君身上。”秋?#30331;?#21489;道。

  凌夜立即垂下首:

  “奴只是惭愧,未能及?#26412;?#24471;郎君。”

  “他说的没错,的确是因为我而耽隔了,也许他们的目的正是阻止我回到谢?#20063;?#21152;长姐的及笄之礼呢?”

  谢陵沉声说道,想到前世长姐临死时,手中紧握着的那枚发簪,正是她们的继母朱氏在簪花礼上给她戴上的那只镶红宝石的悬珠免金钗。

  长姐一直不肯告诉她到底是?#20976;?#25152;害,只道是?#39029;?#19981;可外扬,前世她一直以为她们谢家人与那些外表光鲜内里?#31383;刀凡?#26029;的家族不同,却不知有阳光照射到的地方就有黑暗,既便是以“德素传美,雅道相传”的谢家也不例外。

  目光再次落在與图上时,谢陵忽地沉声道:“这两条路,我们都不选,可以改道晋陵,?#23665;?#38517;避开长江这条水陆,直抵建康。若行程快,最多三日也可到达。”

  凌夜的眼中不由得一亮,再次将目光投到了那张图纸上。

  ?#20174;?#21548;得谢陵低喃了一声:“不过,走这条路,我们也需万分小心,我能想到的,他陈硕未必想不到。”

  前世她已深刻的领教过陈硕的?#20035;?#32540;密与诡谲多变,只是这?#33267;?#24735;到她家族败落她即将要死的一刻方才深刻感受到,索性今生不会了,

  今生今生,她誓要阻他陈硕的道,让他此生永无翻身之机会。

  (http://www.ojoev.club/xs/65/65682/496515981.html)


 请?#20146;?#26412;书首发域名:www.ojoev.club。偷香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ouxiang.la
野生熊猫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