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小说网 > 士女成凰 > 第008章 出现

第008章 出现

  谢陵不是优柔寡?#29616;?#20154;,一旦做下决定,便会雷厉风?#23567;?br />
  她让凌夜去买了两匹骏马过来,三人便弃了马车,策马而?#23567;?br />
  再次启程之时,天色已是大亮,日头东斜,将温暖的光芒洒下山涧,溥雾氤氲中泛起零碎星子一般的璀璨光芒。

  秋实与凌夜跟随谢陵在罗浮山呆了五年,自是十分了解她的性子,二人都没有多说,便随之一起骑上了骏马,径直向晋陵的方向奔去。

  只是在三人策马离去之时,松涛叠翠的山林间忽现出一道洁白的人影来,这道人?#27036;?#38271;而缥缈,面上罩着半张?#23376;?#38754;具,雪白的衣袂随风缱绻,于朦胧的烟雾中若隐若现,远望之还真如山中仙风道骨的仙人。

  不过?#20976;玻?#37027;道人影也倏然消失于山林间。

  “你打算怎么做?#20426;?#24079;幕遮掩的密室之?#26657;?#33831;正德也看着陈硕问。

  “?#27698;?#19979;赐予我一些暗卫,给我一天的时间,只要能阻止谢陵在三日后到达建康,殿下的意愿便可达成。”陈硕答道。

  “好啊,陈硕,孤还是第一次见敢于直骂孤品性不良之人,不过,孤倒是?#19981;?#20320;这狂娟的个性,孤倒要看看,你如何帮孤达成心愿?#20426;?br />
  说罢,萧正德袍袖一挥,朗声大笑了起来,旋即便拨了一批暗卫?#25381;?#38472;硕带去。

  ?#28216;?#20852;武康?#20004;?#38517;,策马不过一日的时间,谢陵?#27684;?#20043;后,已是夜幕降临之时,暮色?#26286;希?#27839;途多少远山城廓、画栋朝飞隐于山色之后。

  经过一日不停歇的奔驰,骏马也已疲倦,谢陵便?#24895;?#20940;夜与秋实停了下来,就着山野间搭帐蓬休憩片刻。

  秋实本?#34892;?#19981;愿,看着谢陵心中隐隐?#34892;?#30140;惜:女郎本是士族贵女,却自小被当男儿般教养,不仅学习庙堂政事,还要在山野间历练,所吃的苦并不比那些普通士民少,如今更是连风餐露宿也不在乎了。

  想到建康城的那些姑子们出则车舆,入则扶持,一个个养得?#24247;?#28404;的羸弱不堪,哪似女郎这般坚?#20572;?#31179;实的心中便不好受。

  这般想着时,秋实的目光一转,看到此时正沐浴于月华之下的谢陵,修长挺拔的身姿竟显出一?#27490;?#23490;的神秘,雪白袍袖随风拂动,不禁心头微颤,竟觉出一种“林下之风”的意?#20384;礎?br />
  “那里便是玉泉山?#20426;?#27785;默中的谢陵忽然开口问。

  秋实?#35835;?#19968;下,方点头道:“是,好像是玉泉山。”

  “听说二百年前,东晋时期,这里曾举行过一场大的清谈雅集,宴会上有一少年以一人之力胜辨群雄,从此驰名江东,为家族提高了声望。”

  秋实便不再说话了,二百年前的事情太遥远,她并不曾听说过。

  ?#30333;?#29238;曾说,生为谢家之女,当如此,而身为谢家男儿更应如此,我?#26085;?#20102;这两重身份,便理所应当承继这一?#23567;!?br />
  听到此话,秋实心中更为难受,便低声问了句:“女郎,你可是觉得累?#20426;?br />
  谢陵便笑了,回首看向秋实,摇头道:“不?在没有改变这一切之前,我没有资格说累,我谢家能自东晋起?#26377;?#20108;百年,便是一代接一代?#35828;?#21162;力,名人辈出,俊彦蒸蔚,自不能到我这一辈便断了。”

  可你?#31449;?#21482;是个女郎啊!

  正当秋实心中如此感慨之时,忽觉谢陵的?#25104;?#38497;地肃然一变,手上更是一紧,却是谢陵突地将手握在了她的手腕上。

  此时,山野之中凉风习习,有风过落木萧萧的轻响,夜,格外的静谧,可就在这静谧之?#26657;?#31361;地一阵呜呜声响起。

  秋实的心中顿时害怕起来。

  “郎君,那是?#35009;?#22768;音?#20426;?br />
  “狼。”谢陵回答,“是狼叫的声音。”

  秋实的?#25104;?#26356;是惨白:“这晋陵一带可是临近建康啊,怎么会有狼,而且现在还未入冬,狼自出入山野,也不会……”

  ?#25300;?#33853;,就已感觉到一阵狂风自山林中席卷而来,一盏?#24503;?#27833;?#20599;?#28783;于夜色中密密码码的呈现。

  秋实吓得一声尖?#26657;?#20960;欲?#21596;?#36807;去,正不知所措之时,忽听谢陵唤了声:“凌夜,点火,?#27809;?#25226;拦住它们!”

  本欲拔剑出鞘的凌夜闻言,立刻从?#20160;?#28857;燃的一簇篝火中取来火把,递到了谢陵的?#31181;校?#21516;时将一堆枯枝踢散,正欲去点燃那些枯枝,却见狼群已然向这边扑过来。

  来不?#26263;?#28779;的凌夜只好拔剑向那些瓷牙咧嘴扑来的?#36164;?#30733;去。

  一只流着涎水的凶狼正向谢陵这边扑来,秋实再次吓得一声尖?#26657;?#26412;想挡在谢陵面前,身体却僵了似的连动都不敢动,待她?#20174;?#36807;来时,?#22270;?#35874;陵正拿着火把烧那狼的鼻子,那头凶狼转身而逃,不敢再接近。

  秋实这才稍稍定下心神来,问:“怎么会这么多,这是狼群?是从哪里来的?#20426;?br />
  “自然是有人放出来的。”谢陵回答。

  “有人?郎君的意思是,这些狼是有人?#23460;?#25918;出来争对郎君的?有人想杀了郎君……”这么一想,秋实的心中更是骇惧,“难道……又是临贺王萧正德?#20426;?br />
  “也不一定。”谢陵回答。

  前世她本走的水路,?#28216;?#37089;一带入京口,再溯流长江而上,这是一条最捷径的路,因临近建康,有皇城巡防营的管?#30130;?#24179;日里也十分的安全,可偏偏那一日,她就遇上了劫匪,若非有人相救,只怕她会与那一船的人都一起死于匪徒之手。

  前世她本对此事报了官,可后来经官府?#20961;?#20043;下,竟是查无后果,最终那廷尉正也只杀了几名匪徒便草草结了?#28014;?br />
  今世她已改道晋陵,遇到的不是匪徒而是狼群,那就是说她身后确有?#20976;?#31397;视的眼睛。

  有人想置她于?#36182;兀?#20294;这个人应绝不是陈硕,陈硕不过是想借她谢家之力来达到?#32999;说哪?#30340;,还不至于这?#20174;?#34850;的想要杀了她。

  正?#23574;?#26102;,耳畔竟是传来嗖的一声疾风如电的声响,谢陵条件?#29943;?#19979;拽了秋实的手,躬身而下,再抬头时,果见一支箭失正插进前面的树干之?#26657;?#32718;羽微动。

  秋实?#25104;?#20877;次惨变。

  这时,又有一阵阵?#26519;?#30340;脚步声逼近,因着?#26197;?#38505;逼近的本能?#20174;Γ?#31179;实转头一看,竟见是一只巨大的?#31361;?#27491;张着嘴,嘶吼着,向她们一步步走来。

  “郎……郎君,这是……”

  秋实已是目光呆?#20572;?#27985;身哆嗦起来,彼时的凌夜还在与狼群?#26494;薄?br />
  唯?#34892;?#38517;面对这?#24187;突?#30340;出现,面不改色,只是将目光?#26029;?#20102;?#31361;?#30340;咽喉。

  有道是欲?#22530;突ⅲ?#24517;?#21364;?#20854;咽喉。

  谢陵?#25112;?#20102;袖中一把?#37070;?#29992;的匕首,?#20599;?#30528;?#31361;?#36924;近时,找准时机致命一击,可就在那?#31361;?#19968;声嘶吼,猛然扬起前蹄向她扑来时,又一只箭矢倏然从林中射来,直接穿透了?#31361;?#30340;咽喉。

  ?#31361;?#24222;大的身体轰然倒塌在地。

  秋实也吓得双?#30830;?#36719;,险些跪倒下去。

  谢陵却是将目光?#26029;?#20102;那只射穿?#31361;?#21693;喉的长箭。

  这是一只通体泛着银光的箭矢,箭尾上还有一根羽毛呈扇形状泛着幽幽蓝光。

  谢陵心中一动,眸中顿时泛出些许讶异之色,她大步迈过去,竟是将那支箭矢用力拔了出来。

  ?#31361;?#36523;上的鲜血顿时溅了她一身。

  “郎君,你干?#35009;矗俊?#31179;实吓得一声尖叫道。

  谢陵却是紧握着这支箭,在仔细确?#29616;?#21518;,眼?#26032;?#20986;了无比的震惊和喜悦来。

  “凤凰翎羽?#20426;?br />
  她不敢置信的低喃了一句,突地大步向林?#26032;?#21435;,高声大?#26657;骸?#36830;城,是你吗?#20426;?br />
  “连城,是不是你?#20426;?br />
  四野幽寂,回答她的只有无边落木的簌簌之声,以及空谷里回旋的风声轻响。

  “慕容连城,?#32507;?#26159;你,请你出来一见。”

  谢陵寻了一周,从林中根本找不到有任何人影,唯有一些奇怪的脚印历历在目,只好怅然的顿下脚?#21073;?#30475;着那些脚印以及手中羽箭若有所思起来。

  “郎君,怎么了?#20426;?#31179;实?#39134;侠次省?br />
  谢陵摇了摇头:“无事,可能是我认错了。也许这世间不?#20976;不?#29992;这样的羽箭。”

  “他?#20426;?br />
  秋实?#24187;?#30333;谢陵在说?#35009;矗?#35874;陵的脑海中却回响起了前世连城曾对她说过的话:

  “我苏连城愿?#26494;?#21482;为你谢陵效命,百死而不悔,直到身死魂灭的一天。”

  也确实为了这一则誓言,他为她们谢家奉献出了自己的一生以及最宝贵的生命。

  谢陵顿觉心中钝痛,也不知前世她死之后,连城到?#33258;?#20040;样了?

  不过,?#25512;?#38472;硕所说的那一句话,就定然不会让连城好过,也许……

  谢陵摇头,摒弃掉脑海里那些可怕的幻象,怅然站了片刻后,方道:“无事,走吧!”

  正要迈?#21073;?#24573;地神情又是一凝,蹲下身,只手按在?#35828;?#19978;。

  “郎君,又怎么了?#20426;奔?#32463;惊吓的秋实现在已?#34892;?#26479;弓蛇影起来,骇惧的问。

  “是马蹄声,至少有二十匹骏马向这边疾奔而来。”谢陵站起身,肃容回道。

  “二十人?会不会又是临贺王派来的?#20426;?#31179;实颤声问。

  “不,不可能是萧正德,马蹄声自东南方向而来,那是建康的方向。”

  “建康方向,难道是家主派人来接郎君了?#20426;?br />
  秋实心中大喜,不禁眺望过去,?#22270;?#37027;东南方向果然有烟尘高举,阵阵飒踏声传来,转眼,一众高大的骏马跃入眼帘,骏马疾驰如电,烈鬃如风,其上所坐的全是白衣飘飘的郎君。

  待看清为首?#35828;?#38754;孔后,秋实便高?#35828;?#22823;叫起来:“郎君,你看,是王家六郎,是他来接郎君了。”

  (http://www.ojoev.club/xs/65/65682/49651592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ojoev.club。偷香小说网?#21482;?#29256;阅读网址:m.touxiang.la
野生熊猫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