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小说网 > 士女成凰 > 第021章 廷辩

第021章 廷辩

  在下?#20599;?#36890;传之下,刘福终于与谢几卿打了照面。

  “不知贵府之中发生了何事,竟让向来处变不惊的谢御史急成了这样?”

  刘福的一张圆脸笑得格外和蔼可亲。

  谢几卿也不遮掩,实话说道:“想必刘中官也听说过,昨日乐山候的金香园中遭雷劈之事,臣之孙儿谢陵昨日便在金香园?#26657;?#31258;子年幼,亲见雷劫,未免心神大?#36965;?#20197;至现在卧塌不起,臣等家人皆为之心忧不畅,故而焦急如斯。”

  刘福的?#25104;?#24403;即便垮了下来,想到天子萧衍正值气头之上,还想着要传诏这谢陵去问话呢,竟未想连他也卧塌不起了。

  刘福一时不知说?#35009;?#22909;,却听谢几卿竟主动问了句:“陛下可是因金香园董世子遭雷劈之事,想问话于臣之孙儿?”

  刘福笑笑道:“正是如此。”

  “那便请中官稍候片刻,臣去见见孙儿,便立即随中官入宫觐见陛下!”

  说罢,谢几卿向刘福施了一礼,转身立即进了谢陵的寝房,只过了片刻,便从其寝房中出来,便让刘福引路,随行而去。

  刘福只见他手中似拿有一物,却并未看清是?#35009;矗?#20108;?#35828;?#19978;宫车,径直向台城行去。

  建康台?#20146;?#19996;晋时起,便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血?#26085;?#21464;与朝代更迭,这里城墙斑驳足可见历史之痕迹,?#20309;?#24093;篡齐登基后,又将此扩建整修,于是这里的城墙又呈现出战乱前的巍峨繁华,亦成为建康城中一处鼎盛之地。

  台城依旧有三重,第一重为一般机构及驻军,第二重为中央官署:朝堂,尚书省,中书省以及?#39318;?#31192;阁所在,第三重便是皇宫内苑,前为朝区,后为寝区,寝区之北便是华林苑。

  此时的?#20309;?#24093;便在华林苑的一处凉亭坐下歇息,等待谢几卿的到来。

  谢几卿?#26031;?#36710;穿过第三重宫门,经曲折宫道,到达华林苑,刚下车时,?#22270;?#20020;川王萧宏?#35328;?#38491;下身边待候。

  见到临川王萧宏,谢几卿不由得蹙了蹙?#36857;?#24819;到二年前,萧宏就曾在自?#22909;?#21069;的骠骑桥边埋伏杀手,想要刺杀自己的?#23454;?#21733;哥萧衍,未料萧衍一时兴起,临时改道,便无意中躲开了这场刺杀,但后来还是有人将萧宏欲刺?#23454;?#20043;事告到了萧衍面前,

  未想萧衍不但没有怪罪萧宏,还亲自到弟弟的府上,语重心长的对萧宏说了一番话:“我才能胜你百倍,身居帝位,却仍觉自己不能胜任,你是为?#35009;?#35201;做出如此愚蠢之事呢?”

  便是这样的一件刺杀事件,作为天子的萧衍都能对萧宏无底线原谅,直到现在依旧能把酒言欢。

  见到萧宏在此,谢几卿便感觉到有几分?#24187;睿?#24537;上前作揖拜见天子。

  萧衍见了谢几卿便道:“谢爱卿啊!朕听闻你那孙儿还能呼风唤雨,引雷闪电?这可是真的?”

  谢几卿忙垂首道:“陛下明鉴,臣之孙儿亦不过凡夫俗子,食五?#20173;恿福?#24590;会有如此通天之本领,引雷闪电呢?若是真能引雷闪电,他又岂能保全性命活至今日,万望陛下切勿听信他人之言。”

  “若不能当真,那董世子与夏候洪被雷劈死之事,又作何解释?”临川王萧宏在一旁厉声问道。

  谢几卿便笑道:“这我怎么知道,也许真的是因为他们坏事做尽,遭了天遣呢?为?#35009;?#36825;雷只劈了他和夏候洪,而未劈到别人呢?”

  萧宏气得瞪眼,又道:“谢几卿,你那孙儿还骗了我儿二千万白银,此事,你又作何解释?”

  “临川王殿下,您有所不知,那怎么算是骗,那可是乐山候所设下的愿赌服输的赌?#36857;?#33251;这里还有乐山候写给臣孙儿的字据呢!”

  说罢,谢几卿便从怀中掏出一张字条递交到刘福手?#26657;?#30001;刘福递交给萧衍。

  萧衍目光扫过,不觉?#35009;?#22836;皱起,?#22270;亲?#26465;上果然写着“欠银二千万?#20445;?#19988;上面分明还?#20146;?#20048;山候萧正则的印鉴,红艳艳的格外醒目。

  “你自己看?#31383;桑 ?#33831;衍将字条递给了一旁的临川王,临川王见罢也是?#25104;?#22823;变,心中暗暗骂了一声愚蠢。

  “谁知道这是不是你孙儿骗我儿子印下的呢?”萧宏还不想?#33125;希?#23601;算不为儿子挣回颜面,也要为自己挣回颜面。

  这话连一旁的萧衍都听不下去了,不管是不是骗,这印鉴假不了,如果不是自己蠢,又怎么会被人骗得心?#26159;?#24895;盖下这印鉴呢?

  “陛下,臣还有人证,臣听孙儿所言,昨日应乐山候相约至金香园游玩时,曾比赛过作诗,当日乐山候有请徐尚书来作评,臣之孙儿到底有没有骗乐山候,不如?#23578;?#23578;书来作证!”

  萧衍便叫刘福去请了徐勉过来。

  彼时的徐勉还在为亲眼所见的雷电之劫回不过神来,跟随刘福到达华林苑时,人兀自还?#34892;┿躲丁?br />
  “徐尚书,朕听闻,昨?#25112;?#39321;园遭雷劈之事,徐尚书你也在场?”萧衍问。

  徐勉才点头回答:“是,臣在场。”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说来给朕听听?”

  徐勉便将当时的情形如实重述了一遍,萧衍听完,又?#24187;?#35815;异道:“你的意思是说,谢家那个小郎君只是念了一首诗,便引来了雷火,将董暹和夏候洪给劈死了?”

  “所以,还是那谢小郎君引来雷火将董暹和夏候洪给劈死的,这个谢陵果然就是杀了董暹和夏候洪的凶手!”临川王在一旁接道。

  谢几卿?#20013;?#31105;不住沁出冷汗,忽听徐勉又将话锋一转:“临川王殿下,这也不能怪那谢小郎君,那谢小郎君不过是被您儿子乐山候逼得不得不作诗来作赌而已,若是一首诗便能引来雷火将人给劈死,那就不是人,是神了!”

  “而且当时金香园中有数十人在场,只有董暹和夏候洪中了雷击,可见这雷也是看?#35828;模 ?br />
  “徐尚书,您这话是?#35009;?#24847;?#36857;渴裁?#21483;雷也是看?#35828;模俊?#20020;川王再问。

  徐勉便将目光投向了萧衍,言道:“陛下,整个建康城的百姓,无人不知,董世子与夏候洪时常于夜间杀人抢劫,夺人妻女,昨日应雷劫,众人皆道,这是天道?#21482;兀?#25253;应好还!”

  “徐尚书……”

  临川王还要说?#35009;矗?#21448;听徐勉接道:“陛下,自古物?#24187;?#21017;平,天下间自有公道,这董世子与夏候洪之死,不但未引起世人之同情,反而叫建康城百?#31449;?#30342;欢喜沸腾,可见这亦是顺应天命,必有此劫,正所谓善恶有终,怨不得他人!”

  “徐勉!”

  临川王再次叫了一声,萧衍阻止他道:“好你个徐勉,你是在借机敲打朕,骂朕?#20056;?#26505;法,偏坦这二人,没有尽早将这两人案之于法么?”

  徐勉又道:“陛下,臣句句属实,绝无胡编乱造,陛下让臣作证,臣不敢欺君,只能以此为证!”

  萧衍又是气又是好笑,便在这时,又有小太监匆匆?#20384;?#31104;报道:“陛下,有人于?#38382;?#20989;中递了个折子,说是有紧要之事急禀陛下,太子殿下便让奴将这折子送来给陛下瞧瞧!”

  萧衍初登皇位之时,为了广纳谏言,最大限度的为国征用人才,听取众民之意见,便有意在台城宣阳门前设了两只盒子,其一叫谤木函,专门收纳百姓之谏言,其二叫?#38382;?#20989;,专门收纳有功而不被提拔重用的臣子之意见。

  大梁初建之时,萧衍勤政爱民,在这方面的确做得很好,可随着大梁江山稳固,国泰民安,自己在这?#23454;?#30340;位置上也坐得太久了,便也逐渐忘了最初的那颗爱民如子之雄心。

  “是太子殿下让你送来的?”

  提及太子萧统之时,萧衍神情中似乎?#34892;?#19981;悦。

  那小太监也只低头答了声:“是。”

  萧衍?#34892;?#19981;?#22836;?#30340;摆手:“将信函给刘福,你下去吧!”

  “是!”

  小太监应命,双手将信函奉上,递交到刘福手中后,便迅速的退了下去。

  刘福再将信函递交给萧衍,萧衍打开后,迅速的浏览了一遍,这一看之下,?#24187;?#22823;为吃惊,雷霆大怒:“混帐!去给朕将安乐候叫来!”

  “是!”

  一太监领命匆?#20381;?#21435;,萧衍又看向了谢几卿与徐勉,笑道:“两?#35805;?#21375;快快请起,?#34892;?#23578;书作证,那董暹与夏候洪自然是死有余?#36857;?#27492;事就怪不到谢爱卿孙儿头上了,哦对了,听说谢爱卿那嫡孙现在也吓得卧塌不起了?”

  “是!”

  “刘福,给朕拿一?#37266;?#33714;人参,赐给谢爱卿,给他家那孙儿补补身子!”

  “是!”

  谢几卿?#25104;?#20960;不可察的一变,连连答谢,与徐勉一起从华林苑走出来时,?#20013;鬧谢?#27777;着一?#35780;?#27735;。

  待走出宣阳门时,才向徐勉施礼答谢道:“多谢徐尚书替吾孙儿美言。”

  徐勉含笑应道:“谢御史也不必谢?#36965;?#35874;御史这孙儿聪慧秀?#20445;?#22810;?#22681;?#22934;,便连臣也自叹不如啊!只是,这小郎行事颇?#34892;?#35809;谲,不计后果,有所谓‘?#20185;?#33509;水,太刚易折’,谢御史还需多加引导才行啊!”

  “是是,多谢徐尚书指教。”

  回到乌衣巷谢宅之后,谢几卿便迫不及待的来到了谢陵的寝房,打开门一看,?#22270;?#35874;陵正坐在一案几前,手中握着一只狼毫笔在纸上安安静?#35009;?#25721;着?#35009;矗路?#35832;事皆与她不相干,这副从容淡定而恬静的样子还哪里是他入宫前所见的那幅受惊吓的模样。

  “阿陵,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就没有?#35009;?#35805;向祖父解释么?”

  谢几卿将一张写满字的绢帛放在案几上,?#34892;?#24700;又?#34892;?#21518;怕的问道。

  (http://www.ojoev.club/xs/65/65682/493871577.html)


 请?#20146;?#26412;书首发域名:www.ojoev.club。偷香小说网?#21482;?#29256;阅读网址:m.touxiang.la
野生熊猫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