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小说网 > 乱世红颜:食人王爷宠冷妃 > 第076章 谈判崩裂,锦瑟目的(一更)

第076章 谈判崩裂,锦瑟目的(一更)

  “不敢?这世上还没有本座不敢做的事!”若细致去听,还能听出他话中隐着的少许恼羞成怒。

  像是被人说破他心中所想引得的恼羞成怒。

  对上禾风华似笑非笑的眼神,像是看透了他心中所想一般,陈横易面色又难看了几分。

  禾风华却不愿再多与他废话,“好了,横易先生是不想还是不敢,本郡主都不关心。到本郡主手里的东西,断没有再吐出去?#30446;?#33021;你。横易先生也不必允诺什么不参与到任何争斗中,您大可以陈家全力助倾城公主,左右以她的实力,多你陈家也不多。”

  “什么叫做多?#39029;?#23478;也不多?”陈横易眉头深皱,显然是不大?#19981;?#22905;这番说辞。

  “横易先生又何必明知故问,你陈家最厉害的莫过于这世上凡?#34892;?#22320;位的?#26131;?#37117;欠着你们人情,然而,这些世家大族帮忙查探点东西或是帮些其他的小忙尚可。又岂能与数百万大军相抗?”

  “横易先生不可能不知君临天启加上禾术,倾城公主手上有多少可调用的多少兵力。如此,是否有陈家的相助,您觉得对她来说真的重要么?”

  禾风华这是实话,只不过她把世家大族的人情的作用缩小了些。但即便陈家有那些人情在,她也知道陈家于顾月卿的意义并不大。

  陈横易面色变幻莫测。

  他在陈家的利益与?#39029;?#20043;间选择了陈家利益,但不代表着他?#19981;?#21035;人说陈家于顾月卿只是可有可无的存在。

  尤其这话说出来他还无法反驳。

  他的?#20174;?#35753;禾风华不由冷笑。

  这种他可不忠,却不容旁人主动弃他不用的人,最是令人厌恶。

  忠便是忠,不忠便是不忠,分明不忠却还要道貌岸然的表现出一副极是?#39029;?#30340;模样,岂不就是让人厌恶么?

  “本郡主的话已说清楚,横易先生若无旁的事,请回吧。”

  陈横易好不容易才压?#20081;?#30528;她方才那番话带出的复杂情绪,“铁甲令,当真不还与本座?”

  禾风华挑眉,“横易先生觉得呢?”

  “很好!那便别怪本座先礼后兵!”

  “横易先生这话怕是说错了,您昨夜便着人来堵本郡主,可不是礼。横易先生若有什么手段,?#36824;?#20351;出来就是,因为就算您不动手,本郡主?#19981;?#23601;昨夜的事将账算清楚。”

  陈横易冷哼一声,便抬手示意那黑衣侍卫将他推出雅阁。

  待他走后,禾风华便?#24895;潰骸?#27966;些人手给陈横易找点麻烦。”

  “可、可是主上,现下我们的重心该放在夺权上,倘若老药王知晓您在这时还分出人来应对旁人,恐会生气……”

  “无妨。”禾风华打断她,“若师父知晓本郡主被人威胁过,定?#19981;?#36190;成本郡主的做法。”

  为君着,不管何时何地,威严都不可冒犯。

  这是自小师父便教她的道理。

  她自然知道现下分出人手去对付陈横易是?#24187;?#26234;的,但这口气她若不出,若传扬出去,岂非让旁人觉得她好欺负?

  “本郡主此前?#24895;?#30340;事尽快着手。”她指的是十日内让禾术上下知晓?#22826;h就是顾月卿一事。

  *

  与此同时,?#20294;h宫。

  顾月卿正坐在桌前批阅奏折之类的东西,她是禾术储君,一回来禾胥就命人将大半的奏折拿来给她批阅,美其名曰让她多了解禾术现下?#26412;鄭?#23454;则不过是禾胥自己批阅了奏折多年,厌烦了,恨不得马上找个人来接手。

  今日阮芸早早便来?#20294;h宫,此时正坐在一旁逗小君焰。

  秋灵就是在这时走进来,拱手见礼,“主子,皇后娘娘。”

  顾月卿将手中折子放下,“何事?”

  “主子,樊庄主着人送来一封信,道是旁人?#20599;?#39551;馆交到她手中的,上面写着……”

  离得?#20976;?#36828;,顾月卿看清了秋灵手中?#27424;?#20449;上写着“倾城公主亲启”几个字。

  给倾城公主的信不仅?#20599;?#27146;筝手中,还是?#20599;?#20113;河之巅的驿馆?#23567;?#22914;此,便是说这送信之人知晓她此番身在禾术,更有甚者,知晓?#22826;h便是她。

  一帮晃着摇篮逗小君焰的阮芸听到秋灵的话,也不由停下动作。

  显然也想到了顾月卿所想。

  很好奇会是什么人送来的信。既是?#20599;?#27146;筝手中,便?#20808;?#19981;会是自己人,毕竟若是自己人,会直接将信送进宫来。

  当然也不会是禾风华。

  那?#20174;只?#26159;谁呢?

  敌还是友?

  “呈?#20384;礎!?br />
  秋灵依言上?#21834;?br />
  顾月卿拿到信,拆开来看。待看清里面的内容以及那落款的“夏锦瑟”三个字,神色忽而变得有几分莫测。

  夏锦瑟竟还?#20976;?#20040;。

  这可真叫人意外,毕竟她的死讯都在药王山传遍了,据说夏旭还因此事将严玉也就是燕珏逐出了药王山。

  此番却来告诉她,本已死去的人还活着。不仅如此,还给她送信寻合作。

  夏锦瑟不是一心想杀她么?#30475;?#30058;却来与她示好。

  阮芸见顾月卿自来无波的神色有变化,不由?#23454;潰骸?#29605;儿,何人来的信?”

  秋灵也好奇,她跟在自家主?#30001;?#36793;多年,对主子很是了解。寻常事断不能牵动主子的心绪,此番主子既是因这封信有情绪波动,她便不得不上心。

  顾月卿也没打算瞒她们,朱唇轻启,吐出三个字:“夏锦瑟。”

  “夏锦瑟?”阮芸一下子没想起来是谁。

  倒是秋灵惊疑道:“夏锦瑟?她不是死了吗?夏叶亲眼看到药王大弟子严玉,也就是大燕的珏王将她杀了。夏叶断不会看错,那夏锦瑟怎又活了?还给主子送信……”

  她不是一心想杀主子么?现下给主子送信又是怎么回事?

  秋灵有点懵。

  一听秋灵说起“药王”二字,阮芸便想起了夏锦瑟是何人,心?#20081;?#26159;惊疑,“玥儿,这夏锦瑟寻你何事?”

  别看她?#23545;?#31166;术,顾月卿的消息也不好?#21073;?#21364;还是知?#26469;?#21069;在天启,夏锦瑟曾险些伤害顾月卿的事。

  当然,阮芸能探?#21073;?#19981;过是顾月卿未有意瞒着她罢了。若非得顾月卿?#24066;恚?#38446;芸又岂会轻易探到她的消息。

  既知夏锦瑟曾于顾月卿不利,阮芸自也知夏锦瑟心悦君凰,视顾月卿为大?#23567;?br />
  敌人送来的信,定?#24187;话?#20160;么好心。

  “说了些事,让我的某些猜测得到了肯定。”譬如,君凰此前确实中了蛊,还有君凰落到夏尧手里,?#20976;?#24102;回万毒谷饱受那一个月的万毒蚀身之痛,乃是老药王夏旭有意为之。

  甚至于君都叛乱,君凰为夏旭所救,也是夏旭一早便算计好的。

  想将君凰控制在手里,并以君凰控制君临!

  好大的野心!

  想到这里,顾月卿其实?#34892;?#21518;怕。

  若非她和亲君临,若非她将君凰身上的毒和蛊都解了,君凰此一生岂非都要受制于人?

  她不在乎君临的江山可否会因此落到旁人手中,她在乎的是,君凰会不能照着自己的意愿做事,被人控制着!

  以君凰的高傲,若是被人控制,于他来说就是生不如死!

  夏旭怎么敢!

  还有夏锦瑟,竟妄想借她的手除去禾风华。

  禾风华她会杀,却不是因夏锦瑟这封寻合作的书信。比起禾风华,她更不喜夏锦瑟这个人。

  一个觊觎她男人的人,她曾留她一命都是看在夏旭救过君凰一场的份上,且这点情分也?#35328;?#22799;锦瑟再?#26410;?#26432;她时消耗殆尽。

  更况如今她已知夏旭真面目。

  也就是说,那点已被夏锦瑟消耗殆尽的情分,实则是不存在的。不仅如此,夏旭曾那样算计过君凰,和她就是?#20976;?#19981;休!

  所以不管是禾风华夏锦瑟还是夏旭,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夏锦瑟想与我合作杀了禾风华。”信握在手中,已皱成一团。

  阮芸没注意?#21073;?#20294;了解顾月卿的秋灵却留意到了。这信上定然还说了别的事,不然主子也不会如此愤怒。

  不过既是主子不说,她也不会多问。

  听令行事即可。

  “夏锦瑟要杀禾风华,那禾风华背后的人应就如主子的猜想一般,是老药王夏旭。”不然夏锦瑟和禾风华就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断不可能对禾风华存有?#34987;?br />
  “那玥儿可要与她合作?”阮?#21487;?#19981;知顾月卿昨日还有禾风华身后的人是夏旭这番猜测,不过结合方才顾月卿和秋灵的话,她大抵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惊诧自是有的,只是阮芸活到这个年岁,经历了这么多事,心里的接受能力非常人能及,那点惊诧很快便?#20976;?#21387;下。

  “一并除去。”

  四个字,全然的表示了她的打算。

  不合作,但无论是禾风华夏旭还是夏锦瑟,她都要杀。

  “你自己有打算便好,若?#34892;?#35201;我相助的地?#21073;?#21578;知我一声便是。”顿顿,阮芸又道:“对了,还有一事我忘了与你说。近来我接到消息,父、父亲似乎已到云河之巅。”

  姨母的父亲……

  陈横易。

  想到陈横易,顾月卿神色便有几分古怪。

  从前她怨陈家,随着时间流逝,她的怨便一点点消散,但对陈家始终还存着一丝幻想。只是这幻想在陈久祝要杀她,而陈横易对她又是那般态度之后,彻底破灭。

  陈家于她来说,已无所谓。

  可偏生陈横易当初因?#20154;?#27585;了一双腿,这让她心里很不是滋味。

  她素来不喜欠人情,如今却是欠着陈横易一双腿。这层关系,就是想断也断不了。

  情分没有了,人情却还在。

  若不还,更是牵扯不断。

  所以无论如何,这个人情她都是要还的。

  “姨母?#19978;?#35265;他?”

  阮芸闻言,神色一顿,没说?#21834;?br />
  “姨母若是想见,我着人去查探查?#21073;?#24453;确定人真在云河之巅,便将其请来见姨母。”

  ?#21834;?#19981;必了。”阮芸眼帘微垂,遮住了她眼底的情绪。

  就算断了关系,那也是她的亲生父亲。几十年不见,哪里会丝毫不想念?

  只是见了又能如何?她已被逐出家门,怕是连一声“父亲”他也不会容许她唤。加之几十年不见,早已生分。

  见面又能说什么?

  她都这么说了,顾月卿自然不强求,即便她能看出阮芸的挣扎。

  不过,即便不见人,顾月卿?#19981;?#26159;会着人去查。

  陈横易腿脚不便,自来都是待在廖月阁,此前出现在天启已是例外,这番还不远万里来到禾术,若说没什么目的,顾月卿是不信的。

  *

  与此同时,云河之巅某处院?#21448;小?br />
  “信送去了?”正是坐在屋中梳妆台前往脸上的伤疤抹药的夏锦瑟。

  她身后的婢女恭谨应声:“是的圣女,信?#20599;?#39551;馆后,樊庄主便即刻着人将其?#20599;交使?#27492;番应已到倾城公主手?#23567;!?br />
  迟疑片刻,婢女又问:“可是圣女,?#38405;?#26366;经与倾城公主的关系,她真能答应与您的合作?”

  夏锦瑟擦药的动作一顿,唇角勾出一抹森然的笑,“答不答应又何妨?#24656;?#35201;她杀了禾风华,本圣女的目的便达到了。本圣女写这封信,目的不在合作,而在借刀杀人!”

  婢女有点?#20976;?#38452;森森的笑?#35834;剑?#24537;垂首恭维道:“圣女英明!”

  ------题外话------

  *

  二更六点。

  (http://www.ojoev.club/xs/64/64367/90405232.html)


 请?#20146;?#26412;书首发域名:www.ojoev.club。偷香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ouxiang.la
野生熊猫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