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香小说网 > 侯门医妃有点毒 > 第1138章 目光短浅之辈

第1138章 目光短浅之辈

  景明十三年,秋。

  齐王刘御自西域归来。

  林书平奉命,亲自带?#35828;?#22478;外迎接。

  鲁王刘衠随同。

  城外十里亭,兄弟二人见面,分外激动。

  “大哥,你可算回来了。”

  “三弟!”

  一身冷硬气质的刘御,在见到三弟刘衠的那一刻,瞬间笑了起来。

  仿若冰雪融化,春天提前到来。

  笑起来的刘御,气质为之一变,不是百战将军,而是温润贵公子。

  “三弟可否同哥哥一起公乘马车回京?”

  “当然愿意。”

  鲁王刘衠弃马匹,登上马车。

  兄弟二人在马车上把酒言欢。

  “可惜二哥和姐姐没能和大哥见上?#24187;媯?#20182;们都倍感遗憾。”刘衠感慨道。

  刘御说道:“我也很遗憾。有机会我去海外看他们,看一看他们的生活,看一看他们的地盘。”

  “大哥如果真的要去海外,弟弟愿意一起前往。”

  刘御意外,“你不是怕水,不愿意出海吗?”

  “我们可以?#28216;?#21335;出镜,走陆路前往二哥和姐姐的地盘。”

  “西南通往海外的官道修通了?”

  “已经通了!”

  历时数年,?#28216;?#21335;通往海外港口的水泥?#20998;?#20110;打通。

  如今,前往海外有两条路可走。

  一条是水路,一条是陆路。

  水路就是坐海船出海,优点方便快捷,一次可以运载几十艘海船的货物和人口。

  缺点就是受气候干扰,无法控制行程。其中有几个月,没办法出海,因为风向不对。

  走陆路,路途遥?#37117;?#38505;,胜在不受气候干扰,一年四季都可以出发。

  用马?#21040;?#36135;物人口一拉,就可以出发。行程自己安排。

  为了打通?#28216;?#21335;到海外的官道,花费了巨额的财力和物力,以及人力。

  “听闻自从这条通往海外的官道修通之后,那边热闹了很多。我一直琢磨着,?#35009;?#26102;候去那边走一走看一看。大哥也想去,我们就结伴而?#23567;!?br />
  鲁王刘衠兴致勃勃,恨不得明天就出门。

  四兄妹里面,就数他最宅。

  这么多年,还没离开过京城。

  刘御笑道:“此事不急!我听人说,你看上了顾家的姑娘。”

  “是平南侯府的姑娘。”

  没有发生顾玖担心的事情。

  刘衠看中的不是顾珽的闺女,而是顾瑞同周氏的女儿。

  刘御笑了起来,“没想到你不声不响,已经解决了人生大事。”

  刘衠得意一笑,“比起大哥,我的婚事也算顺利。”

  ……

  刘御先回王府看望了妻儿,才进宫请安。

  离京几年,有许多话要说。

  有私事,更多的是公?#36335;?#38754;。

  西域的战事,格局,安西王府种种情况……

  这一切都是皇帝和皇后急需知道的消息。

  “西域战事烧遍整个大陆,几十上百个大大小小的国家被牵连进去。这场战事,三五年内结束不了。打上十年二十年,也不意外。”

  这是刘御的观点。

  “对方战力如何?”刘诏问道。

  “士兵?#20961;?#30031;死,武器锋利无匹,骑术不在话下,优势很大。他们的冶?#37117;?#26415;不容小觑。这一次儿子带了两个西域工匠回来,或许能有帮助。”

  顾玖问道:“比武器,我们的武器可有优势?”

  她自问寰宇钢铁技术领先世界,没道理自家的武器比不上异族的武器。

  刘御迟疑了一会,才说道:“各有千秋!”

  顾?#21016;?#30473;。

  “你可有将他们的武器带回来?”

  “儿子带了一车武器回来,同样是精钢炼制。”

  牛逼大了啊!

  寰宇钢铁,因为顾玖有穿越金?#31181;福?#26377;理论依据,才能成功炼制出精钢,进而用精钢打造武器。

  西域异族,没有金?#31181;?#30340;情况下,竟然也能成功炼制出精钢打造的武器,果然有几把刷子。

  难怪能在西域挑起战火,一?#31449;?#28903;几十年上百年。

  这是一个难缠的对手。

  顾玖和刘诏对视了一眼,两人有了默契。

  “得加快武器更新速度。”

  是时候推出热武器。

  “就为了打西域?”刘诏问顾玖。

  顾玖说道:“不光是为了打西域,还有海外那么多土地。真正的对手,海外行营还没碰上。?#25200;?#19978;了就知道更新武器是多么明智的一件事情。”

  刘诏看着寰宇地图,的确有大片大片的土地,大周军?#28216;?#26366;踏足。

  大周的商人,很多地方?#35009;?#21435;过。

  刘御看着寰宇地图,眼睛一直发亮。这

  他伸出手,将地图上的土地圈起来,“大周的皇权威严,一定可以深入这些空白的地方。”

  “很不错,有朕当年的风范!”刘诏哈哈一笑,很是嘚瑟!

  顾玖也不拆穿他。

  她?#24895;?#21016;御,“你先回府休息。西域的事情,你做一份报告交?#20384;礎!?br />
  刘御起身告辞。

  刘诏的?#31181;福?#22312;地图上,?#28216;?#21271;一直滑到西凉。

  “是不是该修一条官道通往西凉?西域战争少说要打一二十年,中间若?#27973;?#29616;变数,说不定要打几十年。修一条路,可以缩短京城同西凉王城的距离,信息能够更快的传回京城。”

  顾玖点头认可,“我们想到一起了。是时候修一条?#28216;?#21271;到西凉的水泥路。”

  “钱从哪里来?”

  几千上万里的路,翻山越岭,遇河搭?#29275;?#29978;至要在悬岩峭壁上修路。这可是一个浩大的工程。

  所花费的钱粮,将是一个天文数字。

  然而,这条路上人烟稀少,土地贫瘠,所能获得的经济利润其实很有限。

  ?#27809;Р刻?#38065;修路,户?#21487;?#20070;就敢在金銮殿上撞柱身亡。

  满朝堂的官员都会指着刘诏的?#20146;?#33261;骂昏君。

  顾玖咬咬牙,?#31181;?#22312;地图上圈下大片土地,“据我所知,这一片可以种?#35009;?#33457;!正好能缓解国内棉花不足的情况,降低棉?#25216;?#26684;。”

  “种棉花,首先得开荒。开荒需要大量人口,这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顾玖面色一冷,“两套方案,一是从民间?#24515;?#20154;手,给工钱,给土地。二是用战俘奴隶开荒。”

  刘诏直言不讳,“用战俘奴隶是个办法,就是容易滋生各种黑暗面。”

  “战俘奴隶,干满十年,可?#24895;?#20182;们一个合法身份。”

  “确定要给合法身份?不如全都驱赶回?#36965;?#22823;不了给一?#26159;!?br />
  “驱赶回?#36965;?#26377;可能会被再次抓捕,再次成为战俘奴隶?#30446;?#33021;。开荒十年,给个身份,圈定范围,可?#27973;?#35797;一番。但是要控制人口数量,要分散居住,不可聚集住在一起,以免生乱。”

  “那就试一试吧。”

  十年时间,刘诏等得起!

  钱的问题还是没解决。

  “?#25216;?#36164;金!问常年跑西域的商队?#25216;?#36164;金,?#20040;?#23601;是免过路费二十年。”

  “即便这样,修路的费?#27809;?#26159;不够,缺口甚大。”

  商队给钱,了不起几十万两。

  有可能只给几千两,几万两。

  这点钱,对于修建几千里的水泥路来说,杯水车薪,还不够买粮?#22330;?br />
  “找安西王,让他陶一部分钱。”顾玖想着办法,“安西王府至少要拿出五百万两。”

  “裴蒙恐怕不会答应!”刘诏了解裴蒙,那是个铁公鸡。

  只见他从别人手里薅羊毛,就没见他大方一回。

  打仗打的就是钱粮。

  过去钱粮不足,西北军经常闹饥荒。

  弄?#38376;?#33945;?#30475;?#38754;对涉及钱粮的问题,总是紧张兮兮。

  顾玖霸气回应,“答应也?#20040;?#24212;,不答应也?#20040;?#24212;。修路这事,轮不到他说不。否则,本宫就切断大周通往西凉的商路。”

  “这招够狠!裴蒙一定会就范!”刘诏一脸乐呵?#29301;?#24456;乐意看到裴蒙吃瘪。

  切?#20185;?#36335;,大周损失的那点钱,对于皇后顾玖来说,只是?#25490;R幻?br />
  但是对于安西王裴蒙来说,损失的钱财是王府收入的主要来源。

  商路一旦被截断,安西王府立马得?#34987;荊?br />
  裴蒙的王位,休想坐稳当。

  没了关税收入,安西王拿?#35009;?#20859;军队。

  没有大周商队源源不断将货物运?#20599;?#35199;凉,西北军吃?#35009;春仁裁矗?br />
  解油腻的茶叶,只有大周才有。

  对于上半辈子都生活在大周的西北军,没了茶叶,等于是要了他们的命。

  偶尔吃上一碗大米饭,也是一种慰藉。

  是稳定人心的重要手段。

  商路一断,无论是茶叶,大米,家乡的各种小吃,全都断货。

  时日一长,军队非得生乱不可。

  这就是顾玖的杀手锏。将商路牢牢掌握在手里,等于是掐住了安西王府的命脉。

  修路所需资金缺口,只能?#21487;?#24220;和四海。

  户部是指望不上的。

  户部的人,天生守财奴。

  叫他们掏钱修路,等于是要了他们的命,万万不能答应。

  夫妻二人确定了大方向,定下具体的方案,接下来就是安排人员去执?#23567;?br />
  这事没拿到朝堂上?#33268;郟?#30452;接通知兵部和工部配?#31232;?br />
  西北路段先动工。

  西凉路段,安西王?#35009;?#26102;候把钱拿出来,?#35009;?#26102;候动工。

  朝臣得知此事,一片哗然。

  “在?#21738;?#20462;路,那地方人烟稀少,土地贫瘠,分明是浪费钱粮。”

  “有修路的钱,为何不拿出来这建学堂?”

  “陛下和皇后娘娘疯了吧!天高地远,一路荒凉?#33268;遥?#24178;?#35009;?#35201;特意修一条水泥路通往西凉?毫无意义!”

  “同西凉的通商,每年规模有限。就为了区区一点关税,特意修路,?#30475;?#23601;是浪费。”

  即便修?#20961;?#33457;户部一?#37027;?#26397;?#24613;?#30528;敢为天下先的精神,有责?#31283;?#35299;帝后朝正确道路走的责任感,纷纷上本阻止此事。

  即便花的是少府的钱,也很令人心疼,好吗?

  陛下不可任性啊!

  那么多钱,干?#35009;?#19981;好,为?#35009;?#35201;修路?

  辛?#37327;?#33510;修路,大周百姓又用不上,浪费啊!

  陛下要是嫌钱多,花不出去,不如把钱给微臣。微臣很穷,从不嫌钱多。

  微臣同样很穷!

  朝臣人人叫穷,分明是在讥讽调侃皇帝刘诏。

  刘诏坐在金銮殿上,直接翻了个白眼。

  “朕也很穷!”

  “陛下喊穷,却有钱修一条没人走的路,实在是荒谬!”

  “朕花自己的钱,有何问题?”

  “名义上,陛下花的是自己的钱,实际上花的都是民脂民膏。盐铁税收,进了少府口袋。十税一的税收,同样进了少府口袋。少府钱庄的收入,同样进了少府口袋……这些钱,陛下能说是自己的钱吗?”

  “进了少府?#30446;?#34955;,就是朕的钱。这是在太祖的时候就定下的规矩,如今你们是想打破这个规矩吗?你们总说要守着祖制,现在朕要求守着祖制,你们怎?#20174;?#19981;答应?说对的是你们,说不对的也是你们!敢情对不对,全凭你们一张嘴。”

  “陛下此言差矣!若是在国内修一条路,少府出钱,绝对没有人反对。但是陛下现在要修的路,是?#28216;?#21271;通往西凉,此去几千上万里路,所费钱粮将是一个天文数字。然而,这一路上土地贫瘠,荒无人烟,这样路修来有?#25105;?#22788;?”

  “说修路没有益处的人,在朕看来,皆是目光短浅之辈。为?#35009;?#35201;修这条路,修这条路有?#25105;?#22788;,这个问题不该由朕替你们解答。你们身为臣子,理应自己去寻找答案。若是事事都需要朕出面,朕要你们这群臣子有何用处?”

  (http://www.ojoev.club/xs/64/64027/89127703.html)


 请?#20146;?#26412;书首发域名:www.ojoev.club。偷香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ouxiang.la
野生熊猫APP下载